《性別教育電子報》第079期 2016/08/31
   

 女力崛起:台灣首位棒球國際女主審──劉柏君

 


女力崛起:台灣首位棒球國際女主審──劉柏君
2016/7/29女力講座側寫

 

活動時間:2016/7/29   19:00~21:00
活動地點:點亮咖啡館
主講人:劉柏君
主辦:「女力 We Can」團隊、協辦: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紀錄撰文:黃郁婷

 


託孤俠義趙子龍

7月29日的女力講座就在講者劉柏君抱著嬰兒(文文)俐落的衝進場地之後隨即開始。因為目前劉柏君擔任勵馨基金會的社工,所以當晚必須臨時照顧個案的孩子,而劉柏君憑著空手道黑帶的鍛鍊,擁有過人的全身肌耐力,於是以單手抱嬰的帥氣姿勢開始述說起成為棒球主審的辛酸戰鬥史。
 
「棒球從來不是為女性設計的」

劉柏君從小喜愛棒球運動,但是要成為棒球選手並不是一件容易達成的事情,何況女生的身分更容易遭受拒絕。然而柏君並不甘於只當一個球迷,於是上網查詢成為裁判的資訊,這時劉柏君還未料想到之後一連串性別歧視的震撼教育。

2006年,劉柏君參加C級棒球裁判講習,報到第一時間被打量問道:「女的!?去當記錄員啦!」講習過程中,講師不斷暗示希望劉柏君改去當記錄員,甚至最後講習結束時,直接勸說:「劉柏君,妳表現的不錯,但是明天妳可以不用來了!」正在狐疑時,講師又說:「因為就算妳筆試考過,也不會讓妳去實習,就算妳實習通過,考到裁判也不會有任何比賽要用女生的裁判,所以妳明天不用來了。女生沒有在站裁判的啦!妳要不要改去當記錄員?」講師明白的宣告「棒球從來不是為女性設計的」,請妳要有「自知之明」,這些種種的為難,就是希望女性放棄當裁判。然而,擁有棒球魂的劉柏君卻未曾退卻。

性別歧視、言語罷凌與無知迷信

講師的勸告並不是恐嚇,劉柏君面臨苦無實習的機會,必須要四處請託人家幫忙,最後終於湊齊實習場次、取得執照,但是在往後的執法生涯面臨更多令人難以想像的歧視對待。

從此劉柏君在球場上執法時沒有名字,其他裁判都叫她「那個查某」,時常被質疑專業:「球速這麼快,妳敢上去判嗎?」「妳是查某,有誤判一定是妳!」「查某跑起來,就是難看。」「妳是查某,妳懂什麼?」不但禁止她摸球,連坐過的椅子都被嫌棄:「欸!妳查某妳不要摸球!」「妳以後只准坐這個椅子,因為查某坐過,沒人要坐、會帶衰!」甚至被莫名遷怒:「就是有查某在,才會害我判錯」,林林種種性別歧視、言語罷凌與無知迷信不勝枚舉。

劉柏君固然每次都被氣的半死,卻也無力抵抗惡劣的執法環境,但堅持執著的努力與態度,獲得乙組棒球聯盟裁判長洪夙明的協助,開始可以在地方的社區比賽固定排班執法,從壘審開始累積經驗、培養自信與專業實力,漸漸的,劉柏君心想:「我是不是也有機會可以試試看主審呢?」

眾人得知之後紛紛勸阻,首先認為當主審事關重大,心理壓力也很大,如果球隊抗議妳是女生專業度不夠該怎麼辦?妳是女生氣勢不夠,要怎麼處理球隊衝突打架事件呢?另外,主審的護胸從來都不是為女性設計的,如果連妳都可以站主審,妳那「兩顆奶奶」要放哪裡?妳就當個台灣第一個女壘審就好了!然而獅子座好勝不服輸的劉柏君並沒有因此退卻,反而把生氣化為爭氣的動力,終於在2007年成為台灣第一位女主審。

從來沒想過性別有什麼差別

劉柏君是一般教育體系念書長大的,學校裡班長、各種幹部或模範生常常都是女生,一直到研究所都沒有想過性別在社會上會有什麼差異,只要努力就可以得到肯定,現在台灣已經很平等進步了,哪有什麼性別歧視的問題?直到去當棒球裁判才知道壓迫會是如此巨大。

棒球或其他主流運動向來都是以男性為主、以陽剛氣質為核心價值,女性在運動場上只是加油、啦啦隊與表演性質等陪襯的角色,劉柏君提到直到2016年的今日,不論國內外任何層級裁判講習的報名表,都沒有性別欄,表示從來沒有人想過裁判也可能不是男性。此外,球場休息室沒有女廁,近三個小時的比賽,只有短暫的休息時間,還要大老遠的上廁所,十分的不方便。最令人氣憤的是受到其他裁判的性騷擾,向裁判協會申訴,竟然以「因為以前沒有處理過,所以不知道要怎麼處理」的理由,沒有任何立即的處置,旁人也議論紛紛,認為以前沒有女生來當裁判,都沒有這種事情。

努力終於有貴人相助

在2007年擔任世界盃澳洲隊的翻譯工作,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澳洲球員得知女裁判在台灣的困境,激勵劉柏君不要受到那些「不希望妳成功」言論的影響,於是在一片不被看好的環境下,鼓起勇敢堅持追求當主審的夢想,在2008年成為首位在全國性棒球賽執法的女主審。

2009年擔任紐約洋基來台的翻譯大受好評,離台前獲贈一套「量身訂做的主審專屬護具」,當她前往All-Star量身材時,董事長陳前芳大感驚訝,「沒想到台灣有女生敢站裁判,幹嘛給外國人贊助?妳站到60歲,我就贊助妳到60歲。」陳董事長也贊助劉柏君分別前往兩所美國職業裁判學校,在報名表上一樣沒有性別欄,但在結訓最後一天,學校的講師為了在這段受訓期間,因為未考慮到性別而帶來的種種不便,向劉柏君致歉,並承諾在報名表上新增性別欄。雖然回國後並沒獲得執法的機會,但也藉機建議中華職棒多多投資在裁判的訓練。


不要為了不值得的人而放棄夢想

回首艱辛裁判路,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驗,如果當時沒有鼓起勇氣追求夢想,堅持努力、永不放棄,幸運得到許多貴人幫助,也沒有今天的故事可以講。劉柏君說到:「棒球裁判是我最驕傲也最重要的身分,感謝棒球帶給我的一切!」當年欺負過劉柏君的人也來向她告解,柏君的回應也是最後要跟大家分享的話:「不要為了反對妳的人而放棄夢想,他們絕對不值得!」

當日「女力座談」後,分享與討論進行的十分熱烈,一位熱愛打棒球的女性分享了在打球上經歷的挫折,熱淚盈眶的表示「曾在低潮時,因為看了柏君的紀錄片受到激勵,覺得還可以再堅持下去,並且考取棒球教練證」。

劉柏君十年的棒球主審路,因為女性的身分,其間倍受歧視罷凌,能堅持下去的原因,除了適時的貴人相助與不甘心、不放棄的堅持之外,更難得的是遇到挫折時的自我打氣與解嘲,更能運用自身的特質在逆境中找尋出路。

所謂女力,不一定是全然的悍然和強勢,在很多情勢之下,女力更多體現的是堅忍和蟄伏,是面對既有現實與情境的坦然,尋找自身優勢,伺機出擊。劉柏君的生命故事不僅激勵了座談現場的人們,也展現了無比堅韌而強勁的女性力量。

 

「我們以前怎麼都沒有聽妳說過?」──重新拾獲台九線上的多元家庭故事
 



「我們以前怎麼都沒有聽妳說過?」
──重新拾獲台九線上的多元家庭故事

  林宜薇(東華大學多元文化教育所碩士生╱扮家家遊種子講師)

 

我是從「扮家家遊,遊台九」在花蓮舉辦的種子講師培訓課程中,開始踏入協會,踏入《扮家家遊》,也踏入了這條美麗的公路──台九線,更一腳踏入多樣的花蓮。

怎麼使制式的故事多元重現


剛開始聽到孩子說「一個爸爸、一個媽媽、一個小孩」的故事,我會感到不知所措,很想讓孩子看見不同家庭的樣貌,但又怕自己的掌控是在創造另外一種單一,我便和菊吟老師討論,要如何讓孩子看見其他家庭的樣貌,但不是生硬地要孩子接受,菊吟老師建議,可以在孩子說出制式版本的故事後,再加上一句:「還有其他的可能嗎?」,引發孩子的想像空間。

這句饒富千萬種可能性的「魔法金句」真的很有效果,只要在孩子設定故事角色關係後,問問孩子:「那,她/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有其他可能嗎?」,問完後,便看到孩子圓溜溜的眼睛轉呀轉,她/他馬上就有了不同的想像:「這兩個女生也可能是情人,雖然年紀有差距,人家都說她們是老少配,可是她們很相愛喔!」、「他們原本是朋友,妻子都去世後,感情就越來越好,他們沒有相愛,但想跟對方一起過一輩子,還領養了三個孫子。」等等不同的故事版本,就出現了。

孩子彼此分享自己創作的家庭故事(林宜薇╱攝)


會不會「太多元了」?

以上舉例的兩個故事,都是孩子自己發想的,可能有人會問:「孩子『編』出來的故事,會不會『太多元了』?真實世界中真的有這樣的多元家庭嗎?」有,當然有,其實孩子們原先就生活在如此多元的家庭裡,只是我們對家庭的想像往往過於單一。

當孩子聽見與自己相似的故事被同伴「編」出來,就像在描述一般正常家庭一樣的自然,沒有了社會規則中的負面評價,那就只是一種家庭的樣子而已,孩子就能進一步肯定自己,孩子「編」的故事從來就不是虛幻的,時常更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家庭狀態。

有次結束了社區的活動,我和孩子邊收拾環境邊談天,她們都是同住在同一個社區的鄰居,也就讀同一間小學,我聽著她們從社區聊到學校生活,突然,毫無任何脈絡的,有位孩子說:「我和我的弟弟是不同的媽媽喔!」其他孩子仔細地聆聽著這個孩子繼續說下去:「生我的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後來我爸爸跟弟弟的媽媽結婚,現在的媽媽就帶著弟弟跟我們一起住了。」其他孩子沒有社會眼光的批判,而是想要對朋友有更多的認識:「妳跟妳弟弟會吵架嗎?妳/你們感情好嗎?」、「妳叫妳弟弟的媽媽也是『媽媽』嗎?」,孩子對真實的多元家庭感到好奇,熱絡的發問,最後,坐在孩子隔壁的女孩默默地說著:「我們以前怎麼都沒有聽妳說過……?」(閱讀精彩全文請見〈「我們以前怎麼都沒有聽妳說過?」──重新拾獲台九線上的多元家庭故事〉

 

「扮家家遊,遊台九」光復童工場巡迴紀實

 

 



「扮家家遊,遊台九」光復童工場巡迴紀實

陳慶元(光復童工場負責人╱東華大學多元文化教育所碩士生╱扮家家遊種子講師)

 

光復童工場
  
光復童工場是我和東華大學的同學一起經營的社區兒童共學空間。因緣際會我參與了台東場的「扮家家遊:性別與家庭教育──社區種子培訓」,結訓後特別邀請「扮家家遊」團隊來光復童工場進行三週的多元家庭與性別教育課程,參與對象包含孩子和家長。這裡有很多小孩的媽媽是越南人,在課前的教案討論中,我也向教學團隊大致說明童工場孩子的家庭情形。在三週的課程中,我看見了……



在遊戲中,孩子的改變
    
第一堂課,種子講師林宜薇在和小孩介紹人物卡時,有一張是台灣和越南的混血兒,她問:「和這個小孩一樣,爸爸媽媽是台灣和越南的,請舉手!」當場只有兩三隻手舉起。小瑞媽在教室後面笑說:「小瑞,你媽媽不是越南人嗎?」小瑞回媽媽說:「你不要吵啦!」活動進行中氣氛是輕鬆的,所以這個小插曲倒也無傷大雅,但我想國籍區別應該在孩子心中已帶有某種社會意義,他╱她們試圖隱藏、不想被發現差異,而這正是我們使用《扮家家遊》想和孩子談開來的。
  
接著在課程中,有很多關於多元家庭的遊戲,包含和孩子玩《扮家家遊》。我們大多是在牌卡拼湊出的家庭組合上和孩子討論:這是不是一個家庭?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家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孩子說:「怎麼會有這麼多種類的家呀!」多元家庭的概念,透過遊戲已潛移默化地進入孩子心中。

第三週的課程總結,宜薇老師準備一部微電影,內容介紹國際家庭、隔代家庭和同志家庭。在介紹國際家庭和隔代家庭的段落,孩子們(包含第一堂課沒有舉手的小瑞)紛紛舉手說:「這就是我的家!」我們深刻地體驗到孩子的改變過程,從隱藏差異,到在團體中主動現身,他╱她們因此看到彼此的一樣和不一樣,更棒的是他╱她們還找到了能夠互相分享的夥伴。(閱讀精彩全文請見〈「扮家家遊,遊台九」光復童工場巡迴紀實〉


  勘誤啟事
 

上期電子報刊登之〈「2014-扮家家遊,遊台九」巡迴紀錄短片〉,因技術問題,致使內嵌影片未能呈現於電子報,敬請包涵。於此附上影片連結,讀者可直接至本會youtube頻道或至本會官網[歷史電子報078期]觀賞。
 

 歡迎小額捐款,資助性平教育!
 

2016年7月捐款名單

[7月捐款名單]
余進榮 1,000元
Blue                500元
無名氏  500元

感謝您們對性別教育的奉獻~

   
 
TOP

 

歡迎小額捐款,資助性平教育!

100不嫌少,1000不嫌多
小小行動,大大實踐~

現在就加入小額捐款人的行列,
讓我們在性別平等之路上能夠走得更穩健!

您的捐款對於本會的運作意義重大,本會將致力於種子教師培訓、機關學校演講、課程教材研發、 圖書影片出版,以及倡議發聲、監督政策法令等,全方位推展性別平等教育工作。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可開立捐款收據,
可供您扣抵綜合所得稅!  

※捐款方式

1.信用卡-單筆/定期定額捐款(還可集紅利點數喔!)
下載信用卡捐款授權單 
傳真至02-23698234或郵寄至(106)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2樓

2.郵局帳號-單筆/定期定額捐款
下載郵局捐款轉帳授權單
傳真至02-23698234或郵寄至(106)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2樓

3.郵政劃撥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劃撥帳號:19752544

4.匯款或轉帳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華南銀行公館分行(ATM轉帳代碼:008)
帳號:118-20-081320-1

5.親自繳款
歡迎大家來本會辦公室坐坐,親自繳交。

6.支票捐款掛號郵寄
為考量行政作業之方便,劃撥或匯款時請註明金額用途捐款以及匯款人姓名。若以銀行轉帳,請轉帳後與工作室確認!

社團法人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http://www.tgeea.org.tw 
Tel: 02-2363-8841 / Fax: 02-2369-8234

106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5672

電子報歷史報檔

寫信給我們

訂閱電子報

取消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