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GEEA_LOGO.png

2022 台日性平教育桌遊使用經驗交流會|文字側記

  • 時間:2022/10/23(日)
  • 地點: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辦公室、ZOOM
  • 與會者: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長|謝美娟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副理事長|劉宜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常務監事|洪菊吟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企劃部主任|蔡易儒
    • 大學講師|橋本恭子
    • 幼兒園教師|星晴子
    • 國中教師|平田裕美子
    • 高中教師|荻野雄飛

劉信秀/整理撰寫

去年,TGEEA 曾與日本的教育工作者在線上交流彼此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經驗與想法。論壇結束後,日本的老師們也開始嘗試在課堂上運用協會所出版的性平教育教材《扮家家遊》,並在過程中與學生討論性別議題。在今年的交流會中,雙方也針對桌遊的使用經驗與台日的教學現況進行更深入的對談與討論。

日本老師使用《扮家家遊》的經驗與想法

在大學任教的橋本恭子老師首先分享自己帶領學生們玩《扮家家遊》的經驗。在玩桌遊之前,橋本老師先邀請同學們在沒有任何前提、限制的狀態下畫出腦海中「家庭」的樣貌。橋本老師從中發現,雖然班上有幾位混血學生,但他們想像出的家庭影像跟其他日本學生都相同,且家務分工都是由媽媽負責,顯示出大家對於家庭仍存在一定程度的框架與印象。這樣的狀況也延續到同學們玩《扮家家遊》的時候,最初大家仍無法跳脫出對於主流家庭的想像,但後續隨著老師的引導與分享,同學們才開始發揮想像力,呈現出更多元的家庭樣貌。

幼兒園教師星晴子老師則是與同事們一起體驗《扮家家遊》桌遊。他發現大家一開始都會根據自身的經驗創造故事,因而呈現出典型異性戀家庭的樣貌,忽略同志家庭或其他多元家庭的可能性。星晴子老師也發現,雖然自己在過程中會鼓勵大家想像多元國籍與性別的樣貌,但因為成年人會不希望在玩桌遊的過程中被強加其他的觀念,因此會產生一點抗拒。

針對與成年人玩桌遊時的反應,TGEEA 的菊吟老師分享自己的經驗。他指出自己在與其他老師玩《扮家家遊》的過程中,會提醒他們哪些故事可能存在性別刻板印象,但不會強制對方接受自己的想法。TGEEA 的易儒補充,自己有時會挑選幾張人物卡組成家庭,並邀請參與者分享這個家庭的故事,而每個人說出的家庭組成也會有所不同。他指出,自己不會刻意要求大家接受自己的觀念或想法,但透過這個過程可以讓每個人聽到不同的家庭故事。

菊吟老師分享自己會如何在玩桌遊的過程中,引導老師們察覺其中的性別刻板印象。

同樣是與成年人玩《扮家家遊》,平田裕美子老師的經驗卻有所差異。他是與一群讀書會的夥伴一起玩桌遊,由於大家對於家庭的想法較為開放,因此故事中會出現同性伴侶、多元家庭等組合,且角色之間的人際關係也非常多樣。此外,平田裕美子老師也在過程中發現文化差異可能帶來的影響。由於《扮家家遊》的某些角色卡是台灣的原住民族,但日本人較不清楚這些少數族群在生活中可能會面對的歧視或壓迫,因此在運用牌卡時會遇到一些困難。

對此,TGEEA 的劉宜老師回應,研發團隊當時是希望桌遊的牌卡能具有台灣的特色,因此放入新住民、原住民等多元族群,同時也讓大家在玩遊戲的過程中認識不同族群的文化與特色。不過聽完日本老師的分享後,他也認為目前的牌卡需要新增註解或稍微調整,才能讓日本的師生在運用桌遊的過程中更加順暢。

日本教師如何在課堂上討論性平議題

交流完彼此運用《扮家家遊》的心得後,日本的老師們接著分享在教學現場有哪些機會能與學生們討論性平議題。平田裕美子老師指出,國中家政科的其中一個單元是以「家人」為主題,而自己曾運用該門課詢問學生想組成什麼樣的家庭,進而帶到性別相關的主題。除此之外,導師還可以運用「特別活動」跟「學級活動」的時間,帶領學生們討論人際互動、情感關係。但平田裕美子老師也強調,由於日本的老師並未接受過性平教育的培訓,因此目前缺乏相關的師資與人才,而這是當今亟需解決的問題。

在高中任教的荻野雄飛老師提到,高中教師也可以運用家庭科、社會科的家庭、人際關係等單元,在課堂上補充跟性別有關的內容。此外,明年增設的「生命教育安全」課程會教導學生如何保護私人領域、避免受到侵害,而這些課程也有機會提到性別議題。

針對大學的情況,橋本恭子老師坦言目前大學校內幾乎沒有專門的性別課程,自己也是在台灣文學的課程中融入性別的主題。不過他也發現,現在的學生對於性別的關注度很高,想法也很多元,甚至會認為需要接受性平教育的其實是老師,因為老師出社會後反而沒有機會獲取新的知識與觀念。橋本恭子老師指出,最近校內的工學部開始嘗試加入性別的課程,顯示大學校園內雖然進展的速度還很緩慢,但的確有老師注意到性別議題的重要性。

日本的老師們與 TGEEA 的夥伴分享有哪些機會能在課堂上融入性平議題。

日本的性平師資培育問題

延續對於課程的討論,日本的老師們延伸分享自己過往是否曾接觸過性別課程或相關的師資培訓。荻野雄飛老師指出,自己大學階段就讀於福祉學科,當時的課程內容並不包含性別認同、性傾向、性別角色等多元的性別議題,只有提及如何避免家庭暴力、性交易等內容。他也補充,近期有在新聞上看到記者詢問學生對於性別話題的看法,許多學生都認為應該是大人要接受性平教育的培訓,甚至有些宗教學校主張女生穿褲裝會破壞學校聲譽,這些現象都彰顯大人的教育是很重要的。

星晴子老師表示,自己大學時期的「性別平等論」是選修科目,因此許多同學就算不學習相關知識也還是能畢業。正式成為幼教老師後,這些對於性別議題有興趣的老師可以自己搜尋相關的研習或課程,但日本目前並沒有一套完整的培訓制度。星晴子老師也補充在幼教現場的觀察,由於許多幼教老師都是剛從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且多數是女性,他們結婚後通常會選擇直接離職,導致幼教老師的年齡分布在 20 幾歲與 40 幾歲,中間存在斷層。其中,年齡較長的人幾乎沒有接觸過性別平等的概念與精神。舉例來說,自己每週五都會被幼兒園的園長逼婚,對方會一直強調結婚會有多幸福,言談間也存在許多性別刻板印象。

聽完日本的狀況,TGEEA 的美娟老師也回饋台灣的經驗。他分享,前陣子校內有位老師以巴大雄的歌曲《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作為申論題,邀請同學判斷歌詞的內容是否構成性騷擾,並說明原因為何。由於是開放式的題目,因此出題老師並沒有預設標準答案,而是希望在過程中激起同學們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然而,校內卻有其他老師認為這樣的出題方式並不妥當,因而產生一些討論與批評。美娟老師坦言,自己也曾在邀請同志團體前來校內演講時遭遇老師、家長阻撓,每次遇到這種情況經常需要靠老師的熱情與信念才能堅持下去。

日本的老師們分享當地缺乏性平師資的問題。

日本的影視作品能否作為教學素材

劉宜老師分享,自己曾透過日劇《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更認識跨性別者的處境與故事,因此好奇老師們會不會在課堂上運用日本的動漫、戲劇作品作為教學素材?

平田裕美子老師指出,由於課程時間有限,因此老師們不太會在課程中運用戲劇、動漫作品,頂多只會使用漫畫的部分內容作為教學輔助。他也提及,由於公開播放這些作品可能會涉及智慧財產權的問題,因此也會讓老師較難在課堂中運用。平田裕美子老師分享,自己其實也很喜歡透過這些影視作品更認識性別議題,也會請圖書館館長多引進相關的動畫、漫畫、戲劇,但目前還沒有辦法直接把這些素材運用到課堂上。

星晴子老師指出,自己身邊有在觀看這些戲劇、動漫作品的朋友,大多都認為這些情節是虛構的,並不會存在於現實生活中,因此影視作品不一定能協助大家理解性別議題的重要性。此外,若在看完作品後還要深入瞭解背後的議題,其實會需要花費更高的時間與心力,因此目前還有點難透過這些作品在生活中推廣性別議題。

日本老師對桌遊的建議與展望

交流會的最後,日本的老師們再次針對《扮家家遊》的使用經驗提出回饋。平田裕美子老師分享,期待未來牌卡中能呈現更多元的國籍與族群,同時也稱讚桌遊的卡片、包裝都做得非常精緻,很佩服協會研發桌遊付出的心力與成本。星晴子老師則指出,若未來有機會設計出日本的牌卡,或許可以設計成動漫的風格與角色,進而提高日本校方使用的意願。他也分享,很開心可以透過今天的交流會更加瞭解日本、台灣的狀況與差異。美娟老師也在最後指出,期待未來有機會能與日本的夥伴討論如何設計出適合日本的牌卡,並有更深入的合作。

台日性平教育桌遊使用經驗交流會圓滿落幕。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