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鬼佗位來?挖掘幽魂背後的神秘力量|活動側記(TGEEA性平星期六)

  • 性平星期六|台灣女鬼佗位來?
  • 時間:2021 年 03 月 12 日星期六 14:00-15:30
  • 地點:民安美術 (臺南市中西區中山路 13 號 4 樓) 
  • 講師:黃嘉韻(高雄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副理事長、張銘峰律師事務所顧問)、郭怡伶(台灣友性創心協會理事長)
  • 主持:韓宜臻(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

今天的講者嘉韻身穿一席紅色古裝,為今天的講座進行開場。她提到,之所以選擇「紅色」做為今天的搭配,是因為最強的厲鬼通常都是身穿紅色,而身上的彼岸花刺繡也象徵著「死亡之花」的意涵,可以呼應今天的講座主題。另一位講者怡伶也補充說到,今天早上兩位講者有先拜拜,向今天會提到的故事主角們打招呼、表示敬意。(後記:當天參與活動的聽眾有人「看得見」,他也在會後告訴工作人員,陳守娘也有來聽講座,而且很喜歡「最強女鬼」這個頭銜。)

講座的開頭,兩位講者首先討論「鬼」的定義與由來。根據過往的文獻指出,「人是『肉體』與『靈體』的結合,但肉體死亡,靈魂會跑出來,獨立存在於與人平行的第三度空間,當時間與空間交錯時,靈體就會現身。」怡伶分享,人死後照理來說意識就會消失,但在某些故事中,人們的靈魂因為抱有冤屈、怨恨而無法消散,因此聚集起來成為「鬼」的意象。接著,嘉韻也分享幾個在傳統故事中經常看到的鬼,包括:白衣女鬼、紅衣厲鬼、地縛靈、鬼魂等等。

嘉韻指出,鬼的由來其實也與傳統的習俗文化有關。以台灣的狀況為例,由於女性必須要結婚,才能被放在夫家的神主牌內,有人祭祀、參拜。因此,女性若在未婚的狀態下過世,就容易成為所謂的「孤魂野鬼」。過往為了避免類似的情況發生,有時會將過世的未婚女性集中起來立牌、祭祀。

接著,兩位講者分享了林投姐、陳守娘、呂祖廟燒金這三個在台灣流傳許久的鬼故事。

林投姐:寡婦林昭娘帶有三名子女,愛上丈夫生前的好友周阿斯,並把財產交給周阿斯打理。然而,周阿斯藉口要做生意,騙走昭娘所有的積蓄後,回到中國另組家庭,沒有再回來。不知情昭娘在家鄉苦苦守候,數年後才知道自己被拋棄,但已花光積蓄,兩名孩子凍死,憤而掐死另一名孩子後,在林投樹上吊自縊 。後來有一位賣肉粽的小販經過樹林,遇到一名女子拿錢買肉粽,事後發現拿的不是錢,是紙錢,才知道原來遇到⋯⋯

陳守娘:相傳清末有一位婦人陳守娘,出嫁不久後丈夫即過世,矢志守節不嫁。當地的一名師爺覬覦年輕守寡的陳守娘,以金錢誘惑她的婆婆與小姑勸其改嫁,陳守娘堅決不從,最後遭兩人虐死。死後化為厲鬼作祟鄉里,婆婆和小姑被判刑處死,師爺也莫名慘死。地方請出永華宮主神廣澤尊王與她多次談判,後有請觀世音菩薩前來度化,陳守娘要求,一為不追究作祟時犯下的罪過,二是獲得封號,於是守娘後來入祀節孝祠(現在的台灣孔廟)。

呂祖廟燒金:清朝末年,有一位屠夫的妻子,因為時常遭受丈夫毆打,只好附近的呂祖廟,祭拜呂洞賓,祈求家庭和樂。因而認識了廟裡的法師,兩人日久生情,常約在廟中偷情。屠夫有一天發現妻子常拿著去祭拜的竹籃是空的,頓時起了疑心。於是有一天屠夫帶著刀,跟蹤其妻到廟中,果然發現妻子與法師正當歡好,屠夫捉姦在床,憤而將兩人殺死。最後,在呂祖顯靈下,官衙發現屠夫是殺人兇手,屠夫於是拿燭台自刎身亡。

而在印尼、泰國等地,其實也有受到當地文化影響而衍生出的鬼故事。

印尼包頭殭屍:印尼的伊斯蘭信仰,人死後必須包覆在白色裹屍布內整整40天,且頭、頸、腳踝得用繩子綑起來,如此靈魂才能得到自由。假如裹屍布提早鬆開了,死者的靈魂反而會困在布裡,變成「包頭殭屍」;由於腳被綁著,殭屍只能用跳的,並且露出尚未完全腐化的頭部,撞擊生人的家門,希望獲得協助。

泰國:泰國恐怖電影中,鬼具有許多種不同的原型,而且女性角色的鬼明顯多於男性,生前越是弱勢的群體,在死後變成鬼魂時,其怨氣與邪惡程度就越深。探討其原因在於佛教中的能量守恆定律,因為在現實生活中女性較男性容易受到欺負,相對而言女性屬於弱勢群體,但實際上女性或其他弱勢群體可能擁有巨大潛能。

在分享完台灣、印尼、泰國的鬼故事後,兩位講著也詢問在場的聽眾,有沒有聽過較為耳熟能詳的「男鬼」故事?台下聽眾指出,許多男鬼都是在軍營喪生,或是為了友誼、正義犧牲生命,其中有些甚至會透過祭祀等方式成為神明。怡伶分享,相較於男鬼,許多女性之所以會成為厲鬼,是因為她們被背叛、騙財騙色,或為愛而死。這樣的內容不僅傳遞女性的生活重心只有「愛情」的刻板印象,同時也將她們刻畫成被動的,死後則是情緒化、歇斯底里的。

這樣的內容反映出男性、女性在社會地位上的差異,以及大眾對於女性抱持的刻板印象。女性必須依附於男性或家庭,甚至必須依靠男性的善意回報才有機會伸張正義。嘉韻也強調,上述的內容也暗示,女性在生前只能扮演被動、壓抑的角色,直到死後才有機會主宰自己的生命。

怡伶在講座的尾聲指出,聽完今天的故事之後,相信大家也意識到這些都是「女人的鬼故事」,而將視角回歸到現實社會中,其實女性從出生開始所面對的社會壓力、限制與不平等,有時甚至比鬼故事的內容還更加可怕。兩位講者分享,期待透過今天的講座有機會讓大家認識到這些鬼故事所傳遞出的意涵,以及當時的社會環境與氛圍。而隨著現代的女性有更多機會實踐自我、擁有更多選擇,將能避免類似的事件於現代社會中發生。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