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台港性平教育教材交流會|文字紀錄

  • 時間:20220905(六)
  • 地點: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辦公室、Google Meet
  • 與會者: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TGEEA|許詩停、高芷涵、劉淑靜
    •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至潔
    • 香港平等性教育協會|Diana
    • 香港青躍青少女發展網路|Bowie、Carey

林祐緯/整理撰寫

在疫情之際,TGEEA 持續透過線上視訊的方式推展我們的國際交流工作,與海外的性平教育工作者分享經驗、互相學習。2022年下半年,TGEEA 將與香港、日本、泰國、菲律賓及韓國等五國的性平教育工作者展開一系列的線上交流會議。9月5日,我們舉辦首場「台港性平教育教材交流會」,參與交流的組織包括台灣的TGEEA、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以下簡稱伴盟),以及香港的平等性教育協會、青躍青少女發展網絡。

香港的性教育與情感教育

青躍青少女發展網絡的Carey指出,依其經驗視香港相關的教育,發現香港目前僅專注於安全性行為、身體健康及道德觀的性教育,但學生方面更想知道的卻是關於戀愛的情感教育議題。不過於現實層面而言,就相關議題之討論,教會學校仍多停留在男女平等的層次,而在其六年的推廣中,也僅有一間學校願意談論多元性別。

TGEEA的美娟進一步詢問,在香港的教育體系中會有哪些機會可以談論性別教育。對此,平等性教育協會的Diana回應,通常只有學校輔導老師/輔導員,或是社工這兩類人才有機會談及相關主題。後者是由政府資助的社會服務機構(如香港青年協會、香港女青年會等),派社工進入校園對學生進行性教育,或與老師合作推動性教育及精神教育。但香港並無類似台灣性別平等教育法之立法,亦無保障LGBT之法律,在立法上仍僅有保護女性免受歧視的相關法規。青躍青少女發展網絡的Bowie亦補充道,具體而言,沒有同性婚姻或關於性傾向的反歧視法案,是現今香港法律的不足之處。

TGEEA的淑靜回應道,台灣雖仍有保守學校的存在,但受限於性別平等教育法之規範,學生還是有機會接受性平教育。淑靜也好奇,香港在無相關法規,且教會學校比例高的前提下,要如何推行性平教育及性教育呢? Diana說明,香港教育並沒有官方的指引,其政策是由學校主導。但基於教會之性質,授課內容通常是由教區(Religion district)決定的。Bowie則補充說,其實在1997年左右,香港教育局曾頒布過軟性的指引,其內容指出「性是美好的基礎」,就他看來觀點是很不錯的,但在一些NGO指控其已過時,並於媒體上公開批評後,該指引就消失了。Bowie進一步指出,從此就可以看出香港在缺少性平相關法律、且NGO所關注的議題也不相同之前提下,在倡議或實行性平教育時往往缺乏具體的架構。

另一方面,Bowie亦提及,即便前述之社工得進入校內,但在教育現場也還是很難談論性傾向相關議題。除了神父會預先看過教學計畫,教學當下亦會有老師在場。Carey對此稱,老師分為三種,一種為僅出席但不干涉內容;一種為認真聽課並補充;最後一種為監督實質內容者,會跟社工討論演講內容,以避免涉及敏感話題。總的來說,Bowie認為公開討論性與情感可以給予學生支持,但實際上卻得看時間、地點,以及學校老師是否可以配合。

Diana補充道,基於近年來香港政治環境的改變,宗教團體所關注的議題隨之變動,對於性別相關教育的關注度也因此減少。是以近年來,學校反而更常邀請NGO前往教學,使其更有機會跟學生談論多元性別、性傾向及校園霸凌的議題。雖然政策上,香港教育局並不認為LGBT教育具有急迫性,但也不會反對相關教學。此外,線上社群也帶來了許多改變,使得整體香港社會對LGBT的討論活絡化,政府亦有持續給予研究、公眾宣傳的補助。但政策面依然沒有進步。

針對香港政治環境之變動,美娟提及台灣的性平教育是基於法律基礎,以及學者、NGO及民意代表的力量始得以落實,再加上新興媒體的資訊傳播,使學生的觀念比以往開放,並得以接收到多元性別的概念。但在香港當前的政治局勢緊張,且中國政府對LGBT並不友善的前提下,香港學界及媒體對於相關議題會有怎樣的突破可能呢?對此,Diana回應道,以前香港的粉紅點活動,可以舉辦在非常廣大且公開的公園,但現在規模縮小至只能在商場裡面舉行,申請場地時亦會受到諸多政治與經費等限制。Bowie則認為,中國打壓LGBT的部分確實嚴重,但香港商界基於受到國際社會關注的渴望,仍有許多企業、銀行樂於贊助相關團體。然而香港現在的處境是,他們不確定怎樣做政策倡議才不會違法。

至於未來在性別教育議題的推動上,Bowie希望可以藉助網路的力量,例如做線上的青少年教育課程、模擬遊戲或是Podcast,並進一步邀請年輕人談論其感情問題。Carey亦補充,在網路上推廣比較沒有阻礙,但課程的部分還是希望以實體課程為主,一方面是因為實體課程互動效果較好,另一方面則是考慮到資訊分享的安全性。

情感教育教材分享

淑靜提到,TGEEA最近因應數位性暴力的議題,設計了心理測驗小遊戲等教學素材;而去年的《千德爾》情感教育教材,亦有結合數位媒材。對此芷涵分享研發該教材係因教科書多僅著重在安全性行為,而較少談論親密關係的互動。《千德爾》的設計理念是希望能製造討論機會,使學生得以自在地說出想法;而內容則是包括告白、拒絕、分手、網路交友等等的議題。

然而芷涵也提到,台灣一節課僅有40-50分鐘,很難在一學期內教完《千德爾》的完整內容。而且早上第一節課前,會有半小時的自修課或綜合活動,甚至還可能會有宗教團體進到校園演講。Carey就此則回應,香港的一堂課也是40-50分鐘,但也可以跟老師要求到1小時,但實際上一學期最多只有一堂課的時間可以討論。

跨性別教案分享與討論

伴盟的至潔分享,目前伴盟的跨性別教案還在發展階段。發展教案的計畫源自於伴盟推動「跨性別免術換證」政策,亦即希望變更性別不再需要強制手術。在推動過程中,他們發現許多跨性別學生要在性別二分的學校系統中生活是相當艱困的,因而可能會輟學或回家自學。所以,讓更多老師認識跨性別孩子是當務之急。

伴盟跟國小英語老師及班導合作,將英語及健康教育課融合,使用《Call me Max》繪本當作教材,並在課程中連線與作者對話,教學效果及學生的反應都非常好。他們也與國中綜合活動課老師合作,從情感教育的角度切入,先引領學生認識同志,再加入跨性別的內容。不過在合作上亦曾遭遇挫折,曾有一位國中社會科老師在疫情期間的線上課程中談跨性別議題,結果被旁聽的家長投訴,而教務主任更是直接禁止該名老師再上這些內容。總之,相關教學過程很不容易,即便台灣沒有強大的宗教系統,但老師及校方仍備感壓力。伴盟亦有將教案分享到性平輔導團,有老師反映,即便使用的是行政院製作的跨性別主題影片《自己的房間》,但遭到家長抗議。今年伴盟除了持續培訓老師之外,也希望培力跨性別者主體自己說故事,表達自己的需求。今年已有12位跨性者成功完成培訓。

對此Diana回應,即便理解他們的經歷,順性別與跨性別在交流上確實仍會遇到問題。香港平等性教育協會採用的做法是先了解與研究,尤其是透過訪談。直到建立了安全關係後,再試著請他們去分享。就Diana的經驗而言,跨性別者多半是非常踴躍的,但前提是要有一個安全空間。Diana與至潔皆表示有跨性別的同事,同時也認為語彙上的使用需要特別注意,亦都認同培養信任感的重要性。

Diana進一步表示,他們希望藉由培養社工的方式,幫助跨性別者在校園爭取性別認同的空間,因為LGBT的心理健康議題近年在香港較受重視。他們找了心理學家及中學副校長等人合作,討論如何協助跨性別學生。Diana亦指出,香港的跨性別學生不見得會在學校出櫃,但基本上家長會知情,因此平等性教育協會也有提供給家長的諮詢服務。其亦分享香港未成年者無法得到公眾的醫療補助,因此無法得到醫療團隊的協助,跨性別者只能從私家醫生處取得費用高昂的阻斷劑。至潔對此補充説,阻斷劑可暫停身體發育,以避免跨性別學生的心理不安。但在台灣,無論是否成年,阻斷劑及荷爾蒙治療都是自費的,相關手術也沒有健保給付。

交流會的最後,所有的與會者一一分享自己的收穫與心得。Carey表示,很希望未來有機會能以實體的方式見面、交流。寶儀、至潔、芷涵也分享,今天的交流會讓彼此更了解台灣、香港的實際情況,也從中有許多收穫、學習。美娟也提到,看到這麼多團體為了性平教育努力,自己感覺非常幸福,同時也在最後為香港加油。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