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GEEA_LOGO.png

2022 台韓性平教育交流會|文字紀錄

  • 時間:2022/11/27(日)
  • 地點: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辦公室、ZOOM
  • 與會者: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副理事長|吳政庭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文宣部主任|高芷涵
    •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監事|洪菊吟
    •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倡議專員|沈雅蕙
    • 國小教師、性平教育團體 Modle 成員|Jae-Young, Jang
    • 女性主義團體 WeTee 成員|Yu-Kyoung
    • 全面性教育講師|Eun-Jung, Gil
    • 性別人權團體 SHARE 成員|Tari
    • 性別人權團體 SHARE 成員|Na-Young

劉信秀/整理撰寫

2022 年最後一場國際交流會於 11 月 27 日正式展開,本場「台韓性平教育教材交流會」的與會者包括台灣、韓國長期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老師、倡議工作者。雙方以線上視訊的方式交流彼此推動性別議題的經驗,以及在教育現場面對的實際情況。

台韓課堂中的性平教育

TGEEA 的菊吟老師首先分享自己如何在課堂上運用桌遊帶領學生認識多元家庭。TGEEA 所出版的《扮家家遊》是一套性平教育的教材,學生們可以在遊戲的過程中發想出各式各樣的家庭型態,例如:重組家庭、非婚同居、隔代教養等等,藉此探索不同的家庭樣貌。菊吟老師指出,由於花蓮偏鄉孩子所處的家庭並非都是主流的中產階級核心家庭,但過往的教科書卻較少呈現多元的家庭型態,導致這些孩子沒辦法從中看到自己的家,進而產生自卑感。菊吟老師發現,玩《扮家家遊》其實也讓這些孩子有機會訴說自己家的故事,從中獲得自信。

菊吟老師分享自己如何透過《扮家家遊》帶領孩子認識多元家庭。

Jae-Young 老師分享自己在韓國的經驗。他指出,由於韓國目前還在開發性平教育的相關素材,所以自己目前會運用其他國家的資料、素材與同學進行討論。Jae-Young 老師發現,過往在課堂上談到跟性別認知有關的主題時,有些男同學會對此感到排斥或抗拒,因此自己轉而從時事、動畫的角度切入,藉此提高同學的興趣。舉例來說,Jae-Young 老師曾在課堂上透過蘇格蘭的〈月經用品免費供應法〉與同學討論月經貧窮的議題,也曾以蠟筆小新中的家務分工為例,指出生活中的性別不平等。

Jae-Young 老師分享教學用的簡報,其中提及蘇格蘭的〈月經用品免費供應法〉。

針對教學現場的情況,Eun-Jung 認為除了有趣的主題之外,上課的形式也很重要,以互動而非單方面講授的方式進行,學生的參與度也會更高。他以自身的經驗為例,指出過往曾邀請同學分享生活中受過的歧視,當時的討論非常熱烈,後續也延伸談到性別平等的議題。Eun-Jung 認為,與其在課堂上限制學生的言行,不如以開放的心胸瞭解學生真實的看法,而且學生也會對於這樣的課程更加印象深刻。

台韓國內的保守勢力

大致瞭解台灣、韓國在課堂內如何推動性平教育之後,TGEEA 的芷涵好奇韓國的夥伴是否曾因為在課堂中討論性別議題,而遭到學生家長或其他保守勢力投訴?

SHARE 的 Tari 回應指出,韓國在 2015 年通過「學校性教育國家標準指引」,而這個法案的內容相當保守、刻板,且違背聯合國全面性教育的宗旨,例如:要求老師不能在課堂上提及同性戀、保險套等主題,但韓國的老師們都必須遵循這個法案的規定。因為這個法案,許多努力推動性平教育的老師遭遇非常多的困難與挫折。 Tari 指出,近期尹錫悅政府上任後,國內的倡議團體積極地呼籲更改保守的法案,但有些政治人物卻只想針對名詞進行調整,甚至想把性少數者從被歧視的面向中剔除。此外,教科書內也不提及性愉悅相關的內容,僅包含懷孕、生產、墮胎等主題。在多方的政治角力之下,政府最終發表的修正案只有名詞的改變,並不符合大眾的期待,因此也有許多團體對此進行抗議。

對於國內的保守勢力,WeTee 的 Yu-Kyoung 分享自己的觀察。WeTee 在 2020 年與許多青少年社團合作舉辦青少年女性主義的講座,希望藉此讓全國的青少年都可以更加瞭解女性主義。然而,大家在籌備的過程中卻經常受到保守團體、宗教團體的批評,反對者甚至會直接打電話、傳簡訊給活動聯絡人,質疑為什麼要教導青少年有關同性戀、性相關的資訊。Yu-Kyoung 指出,這是 WeTee 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反彈聲浪,當時大家都很不知所措,同時也深刻感受到社會對於青少年的性教育是非常保守的。後續演講講師建議大家修改講座的主題,不直接寫出「性教育」,而是以「探索自己」為主,進而取得大眾的支持。Yu-Kyoung 分享,雖然當時在面對保守勢力的反撲時感到驚慌失措,但也意識到舉辦這樣的講座是非常有意義的。

台韓推動跨性別議題的現況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TAPCPR)的雅蕙接著分享在台灣推動跨性別議題的經驗。TAPCPR 觀察到,過往學生在學校並沒有安全的空間可以認識自己、探索自己,因此 TAPCPR 才會希望在國中小階段讓學生認識什麼是「跨性別」,透過這樣的方式拓展他們對於多元性別的認識。雅蕙指出,目前的規劃是先讓老師們認識跨性別議題,並運用繪本《 Call me Max 》帶領學生認識跨性別在學校遇到的困境。

然而,上述的規劃卻因為疫情面臨挑戰。雅蕙分享,由於老師在上線上課程時,有些家長會陪同學生一起上課。當家長們一聽到「性別友善廁所」、「跨性別」等關鍵字,便會馬上打電話給學校主任投訴,主任便會請老師中斷課程。面對上述情況,今年 TAPCPR 選擇與台北、桃園的教育局合作舉辦論壇,並在其中討論跨性別學生的故事與處境,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讓老師們知道,教育局很支持跨性別議題,且老師們在做的事情是非常有意義的。此外,TAPCPR 也在全台灣各縣市舉辦種子教師培訓,讓老師親身瞭解跨性別者的生命故事,以及跨性別者的家長如何陪伴小孩走過性別認同的過程。

雅蕙分享近年 TAPCPR 如何向老師推廣跨性別議題。

Tari 指出,韓國目前也正在討論性別友善廁所的議題,其中有些倡議團體提出的口號是「所有人都能使用的廁所」,而這樣的廁所也包含照顧嬰幼兒的需求。Tari 觀察到,身心障礙人士的福利館也有中性的廁所,某些活動的主辦單位也會設置性別友善廁所。但除了這些之外,韓國目前並沒有針對性別友善廁所訂定明文的規定或政策。

韓國懷孕學生的權益尚未受到完整保障

接著 Tari 提及懷孕學生的處境。他指出,韓國目前是由學校校長單方面決定該如何處置懷孕學生,國內的教育單位並沒有明文的規定或章程。雖然有其他規定指出不能歧視懷孕學生,但首爾許多保守團體反對學生懷孕、生產,他們認為學生懷孕會破壞學校的風氣、影響其他學生。雖然目前有青少年機構在保障懷孕學生的受教權,但在沒有具體措施的情況下,保障是不足夠的。SHARE 的 Na Young 則補充,目前學校大多會把懷孕學生送到校外機構。他指出,有許多學生因為懷孕而中斷學業,但這個現象並無法從學校內部解決,而必須從整體社會的層次保障他們的權益。

Jae-Young 老師也分享,雖然自己在小學並沒有接觸到相關的案例,但首爾有「學生人權」的條例,要求大家不能歧視懷孕、生產的學生。Jae-Young 老師認為,學生人權的概念非常重要,教師們應該認真去瞭解,但實際上大家都不太重視,甚至認為學生跟老師是相互對立的關係,這樣的觀點也帶來許多負面影響。

韓國的夥伴在線上分享自己推動性別議題的經驗與反思。

交流會作為開端 共同期待未來的合作

交流會的最後,與會者也互相分享參與此次活動的感受與收穫。Tari 認為今天雙方的對話與交流非常有意義,自己也從中瞭解兩國的相似之處以及彼此努力的過程,而這些都將成為未來前進的動力。芷涵則感謝韓國夥伴們的分享,並指出台灣的年輕人都非常喜歡韓國文化,相信會後的文字紀錄也會引起大家的興趣,進而瞭解韓國的現況。Jae-Young 老師表示,自己從彩虹平權大平台出版的《雨過天青:2016-2019有你一起走的婚姻平權攝影故事書》這本書中,瞭解台灣倡議同婚合法化、舉辦公投的過程,很開心今天能與大家分享彼此的經驗。政庭老師也在最後指出,台韓彼此的經驗可以作為未來推動性別平等的參考與指標,希望今天的互動是一個開端,未來雙方能持續保持聯繫,互相交流各國的教學素材、資源、議題等等。

交流會結束後,大家都期待未來能持續分享彼此在倡議過程中的經驗與收穫。
按讚或分享至: